海外文摘·文学版网站

海外文摘·文学版2013年第6期  文章正文

渐远的灯花

字体:


  当炊烟扭动着诱人的腰身,从我家的屋顶袅袅升起,也就到了故乡掌灯的时分了。

  我们村里用上电灯很晚,从小学到初中,陪伴我学习生活的一直是一盏煤油灯。灯放在灶台和炕头之间的沙脸子上。多少个夜晚,我就趴在沙脸子上做作业。娘晚上好像总有干不完的活:纳鞋底,撕棉花,搓玉米,做衣服。直到高中毕业,我没穿过买的新衣服,所有衣服不是大哥穿旧了的就是娘自己缝制的。每次量体裁衣时,娘都要让我嘴里含上一截草棍,也不知什么讲究。娘做针线活时,煤油灯影里,总有两只蟋蟀此起彼伏的陪着弹琴。我能听得到它们的琴声,但我从没有见过它们,娘也从不允许我们去捕捉它们。娘常说,一个好人家,屋里总要有燕子垒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海外文摘·文学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