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外文摘·文学版网站

海外文摘·文学版2017年第7期  文章正文

酸浆稀饭

字体:


  小时候,大队会计在队场上为生产队剥玉米时说:“美国佬也种玉米,但他们把玉米连同秸秆都机碎了,当作饲料来喂牛,他们只是吃牛肉、喝牛奶。”社员们听了义愤填膺,纷纷大骂美国鬼子真是祸害,怎能这么糟蹋粮食呢?

  回家同母亲讲,母亲断然道:“甭听他鬼话!”她对此万万不相信。是啊,我们村能喝上黄灿灿的稀饭,嚼上两口窝窝头,那可是難得的享受,连大队书记家的玉米都要细着吃,说美国佬用它去喂牛,谁信呢?

  秋天到了,队里起了山芋,往往就在地头把它分到各户。有时分到的山芋能装满满的两牛筐,母亲请人将它推回家,堆放在院子里屋檐下。这堆山芋的作用大着呢,是全家的依仗啊。它可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海外文摘·文学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