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外文摘·文学版网站

海外文摘·文学版2018年第6期  文章正文

我的父亲母亲

字体:


  父亲原本有一个哥哥和姐姐。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当地凡一个姓氏的,都共住一个祠堂,相隔不远,于是,我爷对我的另一个爷说:“你有两儿一女,我只有一女,你送个儿给我吧,这样大家都有一儿一女。”就这样,我父亲被我爷送给了我的另一个爷。

  那年,父亲7岁。

  爷是地主,父亲便“顺理成章”成了“地主崽子”。 地主、富农、反革命、坏分子和右派(简称“黑五类”分子),挨游行批斗是常事,而地主,首当其冲!爷哪年去世的,我不知,那时还没我。但父亲挨游行批斗,我是知道的:白天干活,晚上头顶用废报纸卷成的高帽,胸前贴张写有“打倒地主”的废报纸,且挂一破锣,在贫农和“积极分子”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海外文摘·文学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