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外文摘·文学版网站

海外文摘·文学版2019年第5期  文章正文

赵跛子

字体:


  那年,我十七岁。

  上山第二天,场长牵来一头水牛,将牛绳递到我手上。说山上知青一百多人,数来算去,就我年龄最小。那时我也长得精瘦,看上去像冬日里满山竖着的苎麻秆,随手一捏,便会啪啪断成几截。知青们吃完饭,聚在禾场上比力气,不是抱着石磙跑圈圈,就是抓住我的腰带往上举,看谁举的时间长。大抵因为小而且瘦,我被照顾当了牛倌。

  与我同车来山上的,有的上了麻山,有的去了砖场,只有我牵着一头呆呆木木的水牛,不知道往哪座山上走。我索性丢了牛绳,让牛自己往前走。水牛跑到知青场后面,那里是一座水库。水牛下到水库里喝足了水,沿着水边晃晃悠悠地啃青草。

  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海外文摘·文学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