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外文摘·文学版网站

海外文摘·文学版2019年第5期  文章正文

姐夫

字体:


  我七岁的一个早晨,姐姐出嫁了。伏在姐夫堂哥的背上,我送姐姐到前胡村的姐夫家。前胡村离我家三四里路。爬到屋后的东岭头,往西一望,便可见在天雷山东麓,白墙黑瓦,一村五六十户人家如带状排列:那就是前胡村。姐夫家就在前胡村头于氏厅堂的西南角。熏黑的墙壁,逼仄的楼梯,加上众多的家口,与我家相比,显然更为拥挤而清贫。

  姐夫眼睛微凸,鼻子高挺,一副精明能干的样子。前额一撮黑而亮的头发,其余却是油光发亮,寸草难生。这是后天的一次意外造成的:小时候,姐夫与弟弟晚上点着油灯到酒坛里舀酒。不知怎地,火苗烧着了酒,烧着了姐夫的头发,严重地灼伤了头皮。加上姐夫的父亲是国民党员,当过国民党的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海外文摘·文学版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